王怼怼

我在黑暗中行走,你是世界的光

【昊凯】Life is like a boat

 现实向瞎他妈写,没剧情,写到最后不知所云……

假设刘昊然去中餐厅飞行 很多假设

勿上升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

 

你是无意穿堂风,偏偏孤倨引山洪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网易云音乐

 

关于西西里的传说是什么?面对节目组明显希望升华主题的提问,刘昊然站在阳光下许久,很想目光深沉地点一根烟,倒半杯威士忌酒,说“《教父》是每个男人的圣经”。

可他本质不是个逼王,先不说能否得懂那个年代移民的意大利人的美国梦,单是西西里岛那段戏的丧妻之痛,他也不过是单纯地表示个理解,无法产生任何情感共鸣。

他毕竟今年才22岁,太年轻了,连法定结婚的年龄都没到,别说什么山无棱天地合的爱情了,单是为了一个女孩放弃事业、陷家族危险于不顾,他就一万个不明白。

愣了许多秒,他决定还是不要装这个逼,但又不能完全不装逼,毕竟最近多事之秋,等着看他出糗的人还是很多。

所以他笑的露出虎牙,语气也是一贯的结结巴巴:“西西里的印象啊,玛、玛莲娜?“

 

简短的采访不足十分钟就结束,刘昊然翻身上了车,睡得昏沉不安。

这是他近一个月习以为常的睡眠状态,自从《缥缈录》的事搞得整个行业乌烟瘴气,他明明是最大的受害者,却要背负所有的骂名,安慰制片人和平台,努力做个懂事又识大局的人。他就再没睡过安稳觉。

更别说失眠时候那些朋友圈的阴阳怪气,微博的魔幻现实主义,匿名区的冷言冷语。总有人有假关心之名嘘寒问暖,说什么昊然你是最棒的,多少年前已经遥遥领先于同辈,也有人说什么我已经帮你转发了锦鲤了,一定可以播出的!

人心惶惶,人心莫测。

 

两天后王俊凯带着大包小包的食材和零食去找他玩,只字未提剧的事。厨房里忙叨半小时,许诺的菜一个没炒出来,端了一碟拍黄瓜。往沙发上一瘫,没骨头般,号令千军万马般,指挥刘昊然叫外卖。

他们一起看了几部电影。喝了几瓶酒。

酒精几乎都进了刘昊然胃,聚在一起开三【防】中【和】全【谐】会,偏偏醉的是王俊凯,坐在地上冒着傻气儿咯咯笑。

似乎因为他已经连续熬了不知多少个没意义的通宵,又或者他因为这世界运转时某些无法撼动的钢铁法则心情糟糕,小身子骨儿本来就消化不了几克酒精,此刻更是晕地像吃了毒蘑菇。

王俊凯终于还是切入了今天的主题,吐字不清晰,眼神却很清亮。

他问,你还好吧?

像是怕自己的关心适得其反,他又忙不迭地自言自语。

不过你看起来蛮好的。

刘昊然摸了摸他的脑袋,轻轻笑。

可能是醉意使然,他忽然觉得这摸了两年的一头乱毛手感异常好,没忍住又揉地人七荤八素。

王俊凯顶着鸡窝头说,那天有人说你坏话,被我瞪了一眼。

若是清醒时,刘昊然自然会提醒他不必在人多的时候维护自己,更没必要在这个圈子憎恶分明。可他也喝了个半梦半醒,已然不知道自己垂目看王俊凯的眼神温柔地溺死人,他辛辛苦苦藏匿的温柔,此刻无所遁形,他问别人是怎么说的。

王俊凯说,他们说你飞升失败了。

他又谜一样王之蔑视地笑了,继续说,你那么着急飞升干嘛,等等我。

看看,什么勾心斗角、明争暗算,在他嘴里都坦坦荡荡。

他又说,不过我还是蛮心疼你,毕竟那十个月不好熬……

别人只关心他飞的高不高,可他会关心他飞的累不累。不知何时刷微博看到的一句话,忽然猝不及防闯入心底。想想他一路走来顺风顺水,看到时还嗤之以鼻,此刻王俊凯一句心疼,憋了几天的郁闷争先涌出,他百感交集,欲要落泪。

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啊,在春秋鼎盛之际断食而死,因为美丽生于俗世,而俗世满是罪孽。

你是我罪孽深重的心甘情愿。

玛莲娜,玛莲娜……

王俊凯,王俊凯……

 

疲倦不会打败一个人,可绝望会,而且那么轻易。

车子抵达中餐厅门口时,心底那团希望的小火苗,不受控制地有点燎原之势。

刘昊然对着黑暗中反光的车窗撸了一把头发,套上薄风衣,满身风尘仆仆,出现在了王俊凯所在的,西西里的呼吸中,那个灯光昏黄的温暖小屋。

海风吹拂。

 

“昊然来啦,”黄晓明俨然是这个节目的核心人物,颇有大家长的架势,接过他的箱子,忙不迭地带他游览住宿环境,看房间,和秦海璐杨紫挨个问好。

忙完一圈,王俊凯正好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下楼。

看见他眼睛一亮,恰如两年前,春和景明,溪水汩汩,他笑着说:“昊然,你好呀。”

 

说着看见杨紫气势汹汹地往这边走,王俊凯像个兔子一样蹦到他身后,边闹边笑地用假哭腔控诉着:“救命!她要把我推进泳池!”

 

几天前的事宛如没发生过。

连当事人刘昊然都分不清,那天夜里温凉的风到底是真是假,更别说王俊凯嫣红的眼尾,盈满眼眶的钻石眼泪,发着抖却努力挺直的腰背,沁着炎夏依然冰凉的身体。

他欲揽入怀中,又任由他随风。

 

十个月的努力付之东流,这没有什么,行业低迷,风声鹤唳,人人自危。做这一行注定是要背负许多。甚至连那些不怀好意的试探也没有什么,可来自家人的、朋友的无止境的关心,让他有些抓狂。

好像不崩溃就对不起谁一样……

恰好这时候下一部戏也传来不好的消息,迟迟拖了半年不开机,目前看还要继续拖下去。第二次被董子健赶出家门,第三次被叶筱伟挂断电话,他百无聊赖地翻着微信好友,自暴自弃地想找人喝酒算了。

这时候王俊凯恰好给他发了消息。

“你在哪?”

 

他们维系这样发消息的关系已经两年。

说是这样的关系,其实没有关系,有的只是一种含糊不清地暧昧罢了。

从那年夏天起,当目之所及近乎本能地寻求对方的身影,又极为默契地在镜头前装作不熟。当从董子健到苏有朋都可以成为王俊凯的猫爬架,而他偏偏总是和自己隔着八丈远,咫尺天涯,方寸之间。

当他们从一顿晚饭聊到一场电影, 从一部电影到百部电影,人生百态都赋予谈笑,心一点点靠近,一点点被挖空。

 

戏为什么可以演的那样好?

因为人世间最大的浪漫,是爱而不得。

他向来懂得其中滋味。

 

王俊凯躲着杨紫的追杀,在刘昊然周身跑来跑去。

哥哥姐姐们喊着要他们小心,刘昊然无奈地笑着。

露虎牙傻笑是刘昊然的一个习惯性动作,也忘了是哪个前辈曾经告诉过他,心如明镜而面如傻逼,是这个圈子里混下去的不二真理,他就越来越多地傻笑,直到今日成为一种习惯。

只是偶尔那些年轻气盛的胜负欲和征服欲会冲破笑容伪装,顺着目光,气势毁天灭地而去。他在长大,一点点学会隐藏,学会控制,学会带着面具。

然而刘昊然护着此时此刻在身边跑着的喘气的王俊凯,渐渐失去了他的面具。

他的腰,他的臂,他的发……

到底是咫尺之间还是天涯海角,这一刻他仿佛置身荒原,踟蹰不前,目之所及,那忽远忽近的火光,从来抓不住。

 

晚饭在花园里,山风海浪为伴。

不知道怎么地聊到“如果在这里定居”这个话题,几个人叽叽喳喳聊着如果生活在这里希望成为谁,说来说去都是这几天遇到的人,他一个都不认识。

王俊凯明显更关注他,忽然说:“昊然不认识,你可以选一个东西。”

“我可以变昨天那个虫子,吓死你,”杨紫说的手舞足蹈,王俊凯也配合,似乎想到昨天的虫子就脸色发白。

刘昊然心不在焉,恰好涨潮时分,海浪声一涌而至,他说:“就海浪吧。”

他又仔细想了想:“或者,不要那么多风风浪浪的,做一滴水。”

这句话最后一定会被剪掉,他大抵明白团队一直以来的操作,尤其值此风口浪尖之际。

可他说这话时,望着王俊凯的眼睛。

对方侧过头去,看呼啸山风,海浪翻涌,目光漫无目的。

可刘昊然毕竟是全世界唯一一个吻过他脸颊,更险些吻过他唇舌的。这些年的友达以上恋人未满,若即若离中也多少摸到了他的路子。他此刻微微耸肩,薄薄地身子骨晃来晃去,连捏火腿片时候都微微翘起了小指,无一不昭示他的紧张。

 

身为意大利旅游大使,素来处世不惊的刘昊然更是平白多出几分底气,颇有点有恃无恐的的意味,他伸手接过晓明哥递来的酒,看似随意实则心机满满地摆了个pose,仰头一饮而尽。

放之从前,他大概会不经意地跟王俊凯解释,做一滴水不是为了随波逐流,不是要他不问因果地接受他的吻。

做一滴水,想盈满他小鹿般清澈无辜的眼眶,感受他的悲伤,想划过他鬼斧神工的下颌线,比舌尖的舔舐更痴迷,还想要他湿汗淋漓时,共赴欲望之巅,想从他突兀的蝴蝶骨坠落,摔地四分五裂。

又或者暴雨如注时,连接那不曾交集的天空与大地,连接两颗天南海北的心。

 

可他忽然不想要原因了。

西西里,流云拂过的土地,上帝说那里的少年永远年轻,可流光易老。

你在哪?答案在风中听不清。

 

几天前的那个晚上,借着凌晨混沌不堪的大脑和宿醉尚未清醒的神志,他打了个车去北京郊区的片场,打算趁年轻尝试一回奋不顾身。

王俊凯被他来势汹汹的样子吓到,捡了件外套跟在他屁股后头往外走。

他穿着白色衬衫,他在风中笑。

 

刘昊然本质到底有没有逼王的潜质,这件事似乎还有待讨论。因为他从小就懂得从不逞强。

当众人热热闹闹地商量明天的分工时,他咧嘴一笑说:“我不会做饭。”

大家长们率先坐不住,说可以教他做这做那,他挠头傻笑。

他就是这样的,明明一幅羡世笨拙的模样,却怎么也藏不住骨子里的狼血,连骄傲都是迂回的。

终于在晓明哥忍不住说“昊然你这么聪明肯定学的快”时,王俊凯似乎想到什么,突兀地插话进来,没什么语气地说:“你可以洗碗。”

洗碗是录不够素材的,当然这话不能放在台面上说,于是大家依然帮他出谋划策,直到刘昊然继续咧着嘴笑的欠揍:“我这英语也不太够用。”

王俊凯这次倒是接话很快:“你可以继续洗碗。”

他说这话是笑的,嘴角上扬漂亮的弧度,双瞳剪水,比星星还亮。

刘昊然默契地歪头:“我还不会……”

“你可以一直洗碗,”王俊凯开心的拍手大笑,笑的牙龈都露出来,似乎发现一件多么开心的事。

所有人都跟着一起笑。

 

夜晚刘昊然在房间扒拉行李。

晓明哥送来新研发的饮料,递给他时,他心弦一动,一套完整方案已经一秒达成。

他只要接饮料时手一抖,那杯颜色奇异味道也不知如何的饮料就会尽数洒在床上,床就没法睡,如果没有多余的房间,他就只能去和王俊凯挤一张床。

他歪头道谢,似乎在思索着什么。

手不由自主握紧了杯子。

在西西里上接青天,下临大海的小镇,他分不清天上与人间,分不清爱与欲,他明明在迷失,又好像知道前路通往何处,他可不在乎终点,只想要风景。

风景之路,步步为营。

 

就像前几天那个凌晨,他郁郁寡欢地拉着王俊凯深夜里压马路,从天光乍破走到暮雪白头,到后来,夜太深了,已没有虫鸣鸟叫,也不剩一盏孤灯。天地间只有孤独。

他把人怼在了墙上。

夜晚那么黑,没有路灯,快要伸手不见五指。他看不见王俊凯容颜苍白还是嫣红,看不见他是不是要哭,他只知道夏天的夜晚好冷,冷到他需要另一个人的温度。

他想要吻他。

王俊凯侧头,睫毛划过他的皮肤。

这个吻,本该是神圣而意味深长的。

堪堪落在他侧脸。

刘昊然平静地接受了他的反应,像是死刑之人面临最后的审判,没有哭笑,不曾多言,不问恩仇。

再见面就是现在。

 

次日清晨。

刘昊然做好发型准备开始录制,王俊凯已经坐在花园了,不知被化妆师捣鼓多久,他明显有点沮丧,看着满桌子的化妆品,嘟着嘴郁闷。

桌子上有一个小花瓶插着玫瑰,还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刷子和化妆品,化妆师着急忙慌地收着。刘昊然看花瓶碍事,拿起来又放在王俊凯面前。

他慵懒至极地抬眼看了看刘昊然。

眼神像极了高傲疏离的猫,眼里带着钩子,挠的人心痒痒。自己却无辜的很。

刘昊然指着窗外悬崖峭壁上的一大朵粉色的花。

他说,我可以去采那朵花给你。

王俊凯一个看傻子的眼光飞过来。

刘昊然声音笃定:“我说真的,你看到了么,那悬崖上居然开花。”

 

王俊凯微微低头,又抬起眼睛。

他没说话。

黄晓明和秦海璐下楼走来,节目马上就开始录制了。

黄晓明指着秦海璐玫瑰花形状的裙子调笑,王俊凯羞涩地挠头,不敢大肆吐槽,像是在思考怎么接话,忽然看见了桌上孤零零的玫瑰。

他学着张学友的语调唱了起来:“我会送你红色玫瑰~”

刘昊然也跟着笑了起来。他没想起这首歌的名字。

海对岸亚平宁的云海翻滚。


「我们都在命运之湖上荡舟划桨,波浪起伏这而我们无法逃离孤航。」

 

忙碌一整天,中餐厅终于挂上closed的招牌。

这一季不似从前操劳,黄晓明似乎是在家带孩子带的久了,要王俊凯带刘昊然去看西西里的少年们踢足球,就像是家长指挥孩子,嘴里还念念有词吹着人家西方国家的启蒙教育。

王俊凯似乎不想去,又似乎想拉个人一起,碍于镜头,分别作罢,语气清淡地说了声:走吧“,就提起饮料率先出门。

倒也像极了被家长安排后不情不愿的孩子。

 

地球的某个经纬,八点多夕阳仍眷恋不舍,像成年后舍不得长大的孩童心志。

两个人心中有数这一段八成不会被收录,录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的素材,就让工作人员今天早收工。

多亏劳累一天的工作人员们的配合,夏夜开始前,刘昊然终于成功地把王俊凯堵在了无人巷子的深处。

王俊凯似乎早有准备,和前一日的躲躲闪闪不同,他微微缩着脖子,桃花眼旖旎嫣红,抬眸看着他。

他的眼神是无畏的,不同于将军战场上视死如归的那一种,而是生于滚滚红尘却不惧轮回,看透不说透,神爱世人,悲天悯人的那种。

“我也很想吻你。“

他语气轻柔,杀人无形,耳边雷声滚滚,巨雷般的海潮像千军万马席地而来,呐喊着,嘶鸣着,却在触及他脚尖的那刻风平浪静。

又好像,刘昊然是明明只身前行,却自带百万雄师,可这雄狮见了王俊凯,都甘为阶下囚,纷纷向他俯首,仰着脑袋让他挠下巴上的绒毛。

想而不能,这道理谁都懂。

刘昊然泄了气,似醉酒那晚,揉了揉他的发。

夕阳红云,浮生若梦。

 

王俊凯靠着墙,拉住他衣角。

他一如既往坦坦荡荡,笑着说:“昊然,我想和你做很多事,可能不只是一个吻,不止于身体发肤。”

刘昊然问还有什么,眼里熠熠生辉,王俊凯置若罔闻,自顾自说:“但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。”

这盆冷水浇地彻底,他全身冰透,反而笑了出来。

 

如果有一天,你不因得意忘形而忘记爱本身的珍贵,也不因身处低谷而寻求身边的慰藉,你平静生长,无需锦上添花,你足够强大,不必雪中送碳。你只听从心的声音。

我想,那时,夏天的风,会说话。

 

他想到许多年前阳光下那个回眸。

那时他才多大啊,毛都没长齐的年纪,遇到了还没发育个头不足一米七的王俊凯,灰头土脸像个小土豆,在台上怼他的好朋友欧阳娜娜。

更惨的是,还没有西西里的阳光,没有振臂一呼众星捧月,在中国某二线城市的汽车尾气和滚滚雾霾中,一方天地里独属于他的明媚——

少年招手笑,从此他都忘不掉。


评论(20)

热度(331)